为语文教育招“魂”

为语文教育招“魂”

◎安徽省霍邱县第一中学 赵克明

 

上课铃声响了,一位秀发飘逸的美女教师走上讲台,酷酷地摆出易中天做客央视“百家讲坛”的架势开讲:一个考生分别向孔子、李白、杜甫、鲁迅请教写作文,前三位回答都不太理想,后一位鲁迅大师说“要想在高考中得满分,就得合乎发展等级,而要达到发展等级,你的理性思维就得深化。于是,她滔滔不绝地大谈深化理性思维的“有效途径”。当列举到先秦诸子《我善养吾浩然之气》一文时,美女教师更拿出了“传销”的劲头手舞足蹈起来:“同学们,想过那‘独木桥’吗?高考试卷文言文阅读题19分,文句翻译可就占了10分啊!拿起你的笔来翻译这几个句子吧!”“同学们都看到了吧,高考试卷经常出现排比仿写题,而且高考作文一开头来一段排比也使全文增添亮色呀,还等什么呢,就以‘浩然之气’为中心写一组排比句吧!”……

这是多年前在某地当优质课评委时听到的课,此后感慨良多,写成一篇随笔发在上海的《语文学习》杂志上,题目是“高考真把人弄‘魔’了”。

其实,“魔”了的岂止这位美女教师!一位著名语文教师公开了他的考场作文“秘笈”:
“开头至关重要,结尾马虎不得,中间无所谓。”他还讲授了他独创的考场作文以一“招”应万变的“变通法宝”,以“屈原向我们走来……”敷衍成文:写“山的沉稳,水的灵动”话题时,开篇就写“屈原向我们走来……他的爱国之情,像山一样沉稳……他的文思,像水一样灵动……”;写“凤头、猪肚、豹尾与人生关系”话题时,开篇就写“屈原向我们走来……‘帝高阳之苗裔兮’,他的出生正是这样一个‘凤头’……当他举身赴汨罗江时,他画出了人生的‘豹尾’……”;写“人与路”题目时,开篇就写“屈原向我们走来,他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呢?……”;写“怀想天空”题目,开篇就写“屈原向我们走来……他仰望着楚国的天空……”。

真的,我们已被高考弄“魔”了!语文教育已完全捆绑在了高考的战车上,教师们言必称“高考”,行必为“高考”,似乎不谈高考语文课就无意义可言了,不为高考师生们就手足无措了,可叹,可叹!时常走进学校空旷的阅览室,打量着寂寞地躺在书架上的书们,悲凉之情油然而生。每当看到堆放在课桌上足以埋住一个个圆脑袋的《教材详解》《精讲精练》《考试大全》,想到学生们就是在这些所谓的“书”中耗费宝贵的年华,焚膏继晷,目不窥园,我的心头禁不住隐隐作痛。

网上流行一句话:“教育走得太快了,灵魂跟不上。”而在急于功利的“应试教育”背景下,最受伤的是语文学科。高楼林立的学校、宽敞明亮的教室竟放不下一张氤氲书香的课桌了,哪里还有自由阅读的诗意、幻想和美?哪里还有读书的精神享受与快乐?语文仅为高考,你还叫语文吗?

语文教育,你的“魂”已不知所踪了啊!

记得史书上记载,楚屈大夫曾为客死秦国的怀王而作“招魂”诗;记得小时生病,祖母在夜深人静时高一声低一声地为我叫魂。作为语文人有种使命感,我要为语文教育招“魂”,即使这微弱的声音会淹没在“应试教育”的喧嚣中。

起初,与其说是“招‘魂’”,不如说是自言自语,我自己也称之为“碎语”,最早发布在新浪网“古蓼耕夫”的博客上,基本的观点是——

语文不像其它自然学科,它天生是“农业”的,得遵循作物的生长规律,性急不得。用一个环保术语,就是营造一片具有生态效应的“湿地”。过于急功近利,就会有“沙漠化”的危险;企图“揠苗助长”,结果定会是禾苗枯槁;采用任何“催熟”的做法,都会丧失其应有的品质……

由低声自语,到高声呐喊,为语文教育招“魂”,在网络朋友圈里,在纸质媒体上,在语文研讨会和“名师大讲堂”上——

生活即语文,语文学习要融入生活(活动)之中,“有形”的语文训练要寓于“无形”的生活实践之中,要让学生在看似“无为”的活动中而达到提升语文素养“有为”之目标。语文学习绝不能成为考试的附庸,学生绝不能被训练成为考试的机器。

我们为何而学习语文?语文学习有三个层面的目标:小而言之,是掌握一种终身使用的工具,能顺利应对中考、高考及将来的学习、工作与生活;中而言之,是为一生打下精神的底子,使自己成为快乐的读书人,拥有丰富的精神世界;大而言之,是传承民族的文明,固守民族的根本,让民族的血液永远流淌,并使自己成为未来文化的创造者。

语文教育,贵在养成;养成之道,重在“三感”,即热爱母语的情感、学习语文的敏感和良好的语感。

“把人作为发展的中心”是当今教育的口号,“永远行走在路上”是语文学习自身的特点,因而语文更需要终身学习。我们现时的学习只是为未来的学习、发展奠定基础,所以语文养成教育特别注重语文学习的可持续性,注重学生自觉学习行为习惯的培养。在学生青春年少之时养成了终身学习语文的良好行为习惯,这就是语文教育所期待的理想境界……

一路行走,一路为语文教育招“魂”,不知不觉中,一种语文教育思想在我的心中生根发芽了,那就是“语文养成教育”。我在答语文界朋友问时,对“语文养成教育”做了这样的诠释——

“语文养成教育”就是把握语文学习不同层面的目标,遵循熏陶渐染、积淀涵养、感悟体验、运用提升等语文学习规律,培养学生热爱母语的情感、关注语文的敏感与领悟语言的语感,从而协同渐进地提升学生的听、说、读、写、思等素养与能力,并养成学生终身学习的良好行为习惯。

为语文教育招“魂”谈何容易,它不会像屈子“招魂”那样逐渐演绎成娱乐性的艺术形式,也不会像祖母为我“叫魂”那样有七八分的灵验。既要知之,又要行之,而且知之易知之却难;但是我得勉力前行,去追踪语文的“魂”——

我让学生制订高中三年课外读书计划,我与学生一起精心打造“书香教室”,我每周带学生进阅览室上一节读书课,我指导学生创办冶秋文学社,我不定期地开展“名著相伴”读书演讲活动,我要求学生利用假期考察非物质文化遗产……

在语文课堂上,我一扫高考阴霾,一改循规蹈矩,往往搞一点小活动,来一点小插曲,像先前仅是点缀的课前三分钟交流活动,后来成了每节课的“主打节目”,甚至“喧宾夺主”地成为课堂主题。我的阅读教学,坚持五个“要充足”五个“慢一点”:诵读要充足,分析介入慢一点;咀嚼要充足,结论得出慢一点;讨论要充足,分歧消解慢一点;欣赏要充足,理性说明慢一点;整合要充足,阅读结束慢一点。我的写作教学,依照“师生读写互动”的模式:第一步,通过问卷调查、座谈交流等形式,了解师生读写的关注点,师生读写定位;第二步,师生在广泛阅读的基础上推荐大家共读的美文,师生赏读美文;第三步,师生在自由赏读的基础上对美文进行个性化品赏,从不同的视角,发表不同的看法,然后从阅读前的读写定位出发,概括从中得到的启示;第四步,学生借得美文的艺术特点,写自己生活中的所见,所闻,所感,取材范围、结构形式等都不受所读之文限制,得美文神者、巧者为佳;第五步,师生评点仿作,既是展示、交流,更是分享、提升。

在以考为法宝、超强大训练的今天,我从不给学生订考卷、练习册,而从高一开始就让学生每日必修五个“一”,即日正一字,日积一词,日摘一句,日读一文,日写一“纸微博”。设计并实施了一项颠覆性的作业,将每周一篇小作文、间周一篇大作文的习惯做法改为自编随笔文集写作活动。先让学生研读现当代作家作品集和中学生文学新星习作集,获得文集的内容编排、版面美化、封面设计等方面有些感性认识;再让每位同学都以自己的审美眼光精心挑选一个大32开本的硬壳笔记本,并为文集命名,名字要体现一个主题,力求新颖而有寓意、有个性,用艺术字题写在笔记本的扉页上,并署上自己的名字;然后,根据自己的生活范围,自定文集的专辑,如“家庭亲情”、“校园生活”、“社会望”、“与名人(名作)对话”、“心灵独语”、“人生感悟”,等等;依照专辑写作,话题可自由灵活,述自己最想记述的人和事,抒自己最想抒发的情感,发自己最想发表的议论,立自己最想确立的主题,拟自己最想拟写的题目,篇幅的长短等等,一概由自己做主;写完一本,要为文集作序,可自写,也可互请同学写,内容不作限制,只要与作文有关即可。为了相互启发彼此鼓励,经常辅之以互动激励式的交流,一般每周有一个固定时间,也结合课堂教学相机穿插,或自选对象面对面交流切磋,或组与组间大面积交流,或由教师选出优者供大家观摩,或由同学推出有特色的范本进行展示。为了保证善始善终,并进一步起到长久的激励作用,一本随笔文集编成时,特举行“××随笔文集《××》杀青新闻发布会”,由作者介绍创作体会,第一读者谈鲜读感受……

在语文养成教育的路上,我行走着,行走且呐喊着。

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在极端“功利化”的基础教育背景下,我的这些堂吉诃德似的举动,在某些时人看来显然不合时宜,甚至是近乎荒诞的,而我自己也难料能否找回语文的“魂”;但是,我不能停止自己的脚步,因为我不忍看到孩子们面无表情地面对“僵尸语文”,不愿让作为母语的语文教育失去“魂”。

所幸的是,我身边有一群虔诚的语文人在坚定地支持我,网络上有一大批包括专家学者在内的语文界网友为我点赞,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》《语文教学通讯》《教师博览》等国内颇有影响力的杂志为我提供发表的空间,县、市、省教研部门的领导为我搭建发声的舞台。前不久,著名语文特级教师、安徽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唐俊先生又以特别的方式鼓励我,他在安师大开设“语文名师教学思想与经验”课程,专门安排了“赵克明与‘语文养成教育’”一讲。今年盛夏,应《新课程研究》杂志杨民主编之邀,主持一期课题研究栏目,我约请语文界名流一道为语文教育招“魂”,省内外的胡家曙(安徽特级教师)、陈永睿(安徽特级教师)、高章元(安徽高级教师)、胡云信(江苏正高级教师)、卓立子(江苏高级教师)、范维胜(浙江特级教师)、赵炳庭(宁夏正高级教师)等几位名师鼎力相助,合力倾心打造的“‘语文养成教育’研究”专辑很快在酷暑中诞生了,博得语文同道的高度评赞。

现在,我深感为语文教育招“魂”,其实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孤独行动,它已是我们真正语文人的群体行为,也必将汇聚越开越多的同道者。这正如鲁迅先生所言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

脑海里常常闪出诗意校园的图画:窗外竹影婆娑,室内悄然无声,师生手把书卷,忘情地漫步于美妙绝伦的世界,心中翩然着婆娑的竹影……

语文教育,“魂”兮归来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已发《教师博览》4月号)

《为语文教育招“魂”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